栗小熊

我真的是攻

【业渚同人】你眸中的光芒名为永恒(巨渣慎入)⑨

请一定要读的前言

我要证明我还活着_(:з」∠)_

对不起大家!我真的差点忘记还有这个坑了!

连大纲都忘记了!翻了一遍前文发现→

“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纪念品’——一如那温柔成为永恒时他紧握着冰凉的刀子。”——咦纪念品是啥来着(⊙_⊙)


“男子因为酒精而口齿不清,他猛地又灌下一杯酒,但是疑惑的口气却没有被丝毫影响。”——咦这个人是谁来着(⊙_⊙)


“整天喊着为了安全然后限制这限制那,真到了杀手来杀我,还是我自己解决的。等我解决完杀手还把我当作杀手想要杀掉的人是·谁·呢?水树胜平”——咦这个炮灰好像后面还要干啥的来着(⊙_⊙)


……谁认识老年痴呆症疗所【严肃脸


妈蛋自己写的文都不知道伏笔是啥了摔!


总而言之问了一遍之前透露过大纲的妹妹,大概想了起来。尽量这几天填完坑吧。


不过话说回来没人会记得我的吧……



“你这家伙很烦诶。”

赤发的孩子这么说着,但却没有赶走蹭着自己裤脚的猫。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了,在不经意间被这只小巧的生物拽住,然后像是被安慰一样的摩擦着裤脚。无法继续发呆的赤羽业很是烦躁,他也不是没有弯下腰去赶猫过的,只是,只是看到那双瞳仁,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停下,然后默默地站着,默许一般的感受着被蹭的温暖。

那双猫瞳里流着金色的光。

那是温柔。

和父亲狠狠地吵了一架后不加思索地离家出走了呢。

赤羽业停下脚步后才发现,完全没经过思考的,自己已经跑到了平日常去的地方。

“喵呜~”

熟悉的猫叫声如同预料传了过来,赤羽业转过身,正对上那流金的瞳仁。

“回去吧。”

“回来啦……啊啦,业君,这是……”

面貌姣好的女人矫揉造作地以手遮嘴,表示着自己的惊讶。

“……是猫。”

赤发的孩子这么答道。

女人好像蹙起了眉,却立刻笑了:

“业君想要养吗?妈妈同意哦。”

赤发的孩子盯着女人的瞳孔望了一会儿,却又立刻低下头。瘦小的身体拖着长长的影子,黛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将那一句不再动听甚至咬牙切齿的‘麻烦’也糅杂在内。

“那瞳孔里满是肮脏的颜色呢。”

猫不会说话,却蹭了蹭赤发的孩子。

赤羽业或许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对某个人诉说过。他曾经养过一只小猫。那个时候他天天和那只小猫呆在一起。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小猫。吃饭的时候想着小猫。睡觉的时候也要摸一摸小猫。那段时候他每天都对小猫的行为有着旺盛的好奇心。他跟着小猫,每时每刻。

然后那个人会问:然后呢?

赤羽业就会笑着说:……

死了

“你要死了吗?”

赤色的孩童已经有了成长的模样,玫瑰红色的瞳孔却不断翻滚着墨色的阴霾。他紧紧抱着那只金瞳的猫,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喵呜……喵……”

怀中的猫在不断的挣扎。察觉到这一点的同时男孩更加用力的抱住了它——就像一点都不在乎它是否会痛一样。

“呐,你不是喜欢我的吗?那为什么要逃呢?”

孩童的声音颤动着。

“你是要死了吗?”

他像是在确认一样的反复重复着:

“那么温柔的你,是要死了吗?”

我喜欢你的哦。

在抽屉翻找了好久才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踮着脚的赤发孩童像是得到了糖果一般的笑了起来。

你是第一个教会我温柔的呢,所以我当然是喜欢你的哦。

他赤红的瞳孔不断地漫着疯狂和喜悦,却又像是最忠诚的教徒那般的虔诚,却倒映出了那金瞳里的绝望与恐惧。

怎么啦?你不再那么温柔的对我了吗?

红色的妖艳的花朵绽放着,那金色的瞳孔中不再有生机。

那你和死了有什么两样?

如果你要给一个一直在黑暗中的人光明的话,就要承担起他对光明将近疯狂的欲望。


评论(4)

热度(14)

©栗小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