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小熊

我真的是攻

【业渚同人】你眸中的光芒名为永恒(巨渣慎入)⑧

啊啊,生活真是无聊呢。

幼年的赤羽业经常这么抱怨着——当然,只是在心里这么说着。在他被父亲严厉地批评并低下头的时候,在他被母亲关心于是眯起眼睛笑着做出一副乖巧孩子的模样的时候,更多的是在他父母忙碌时到家里的仓库,爬上窗边那个大箱子踮起脚尖看着窗外或晴或阴的天空的时候,他总会习惯性地在心中抱怨一句。

已经习惯到腻了呢,无论是母亲温柔的样子、父亲严厉的样子,又或者是两个人气冲冲吵架像是泼妇或者是流氓那样毫无形象可言的样子,赤羽业完全不知道所谓的生活除了那片天空还有什么——啊,当然啦,他绝对不是所谓的向往着自由什么的。因为他觉得外面的世界无非就是很多很多人,而人无非就是两种——一种像是父亲这样,把所有的不耐烦和愤怒的挤到脸上,眸子里堆满了嫌恶与不满,没有一点掩饰,然后硬要把这种厌恶说成是严肃,以这样那样的借口和华丽的修饰语来扭曲现实,另一种像是母亲这样,做出一副非常温柔的模样,经常把嘴角扬起来摆出一副微笑的表情,但是眸子里却没有一丝的笑意,瞳孔里绽着冷漠和疏远。

真是丑陋无比的眼睛啊。

赤羽业玫瑰色的眸子似乎像是从来没有过活力那样死气成成的——但是当他仰望天空的时候,瞳孔里的倒影却满是生机。

他自己下意识的觉得这时候的自己是不无聊的——那个时候他还不认识‘幸福’这个词语。

……

“我也许有着超能力——就像是预言什么的,至少有个超级强的直觉。”

多少年后他曾经认真地对某人这么说着,然后非常嚣张地笑了。

……

后来他长大了一点,他发现父亲严厉的形象渐渐有了细小的裂痕,母亲温柔的模样满满掉了一点颜色,甚至两个人的架都不再那么经常地吵了。渐渐的,他的父母不再触及‘离婚’这个词汇,他的爸爸又会严厉的布置一大堆的作业给他,他的妈妈又会温柔的摸着他的头,而他呢?也只不过会在收到作业看着父亲离开后立刻把厚厚的书籍全部丢到垃圾桶里,然后在母亲微笑着敛起眼帘的时候心想:‘嗯,这次比上次好多了,起码知道掩饰住自己眼里的冷光了。’而已。

看起来就像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一样呢。

他自己对自己那么说着,然后‘嗤嗤’地笑出声来。

赤羽业当然不是瞎子,因为孤独而更加敏感的个性自然是知道父母已经彻底闹僵——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的夫妻,但是他们没有离婚,即使跟已经离婚没什么两样了一样。父亲的身上总是有着一种香水味——和他的秘书一样的味道,赤羽业曾经看过他后颈露出的抓痕。而母亲总是在晚上就离开,等到天快亮的的时候才一身酒气和烟味地进家门,赤羽业知道又一次她本来扣得好好的衬衣纽扣再回来的时候错了一位还掉了一粒。

真是不负责任的家长啊。

赤羽业漫不经心甚至毫不在意地这么讲的时候,父母正在假惺惺地对他说:

“我们都是为了你。”

赤羽业看着两个人慌乱而互相厌恶的眸子,心头又要滑过那句几乎习以为常,可以脱口而出的那句话的时候突然感觉有点不恰当,于是修改了一个形容词——

    啊啊,生活真是讨厌呢。

    当时,他这么想着的时候,眸子里没有一丝光芒。

就像现在这样,他趴在阳台上,阳光在眼前不断闪烁,赤色的眸子却死气沉沉,知道一只猫突然跳到只有他一个在的巨大的屋子的时候,赤羽业才觉得眸子里进了一点金色——是那只猫咪的颜色。

赤羽业一开始是想要赶走那只猫的,但是就在他拎起那只猫的时候那只猫突然舔了一下他的手指——他昨天开窗户的时候不小心划破的伤口。

赤羽业有点惊愕地把猫放下来,然后看向那双猫瞳。

……

人被赤羽业分成两种,一种扭曲定义,一种掩盖事实,他们全都千方百计地把自己装成好人。

那么、猫呢?

赤羽业不曾想过,他第一次遇到温柔,会是在猫咪琥珀色的猫瞳里。

 

tbc


评论

热度(18)

©栗小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