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小熊

我真的是攻

【业渚同人】你眸中的光芒名为永恒(巨渣慎入)⑥

心仪已久的人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因为燥热他异常白暂的皮肤上不正常的潮红更显诱人。天蓝色的发丝被汗水黏在额头上,长长的睫毛安静犹如长蝶。

控制力。

赤羽业在心里默默压抑着。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复杂的情绪在胸里翻滚交织。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他有感觉的呢?

赤羽业发现自己在这个时候异常地冷静。他低低地唤了那个想了数年的名字,然后就站在原地发呆。

“小渚。”

拥有这个名字的人躺在床上毫无反应。赤羽业默默地想着他和小渚的相遇。

最开始他对这个人并没有感觉,“普通的胆小女孩子罢了,不过为什么要穿男生制服呢?”——即使当他知道了对方的性别之后,他也只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并有太多的去在意。

是这样吧。

……

是这样吗?

那么为什么当时毫无顾虑的自己可以同班上所有人吵上一架甚至干上一仗却唯独不肯与那个蓝发少年弄僵关系呢?

那么为什么有的时候会去上一节不睡觉的课一直望着窗外只是为了从窗户的反射中望见那蓝色而不愿让对方知道呢?

那么又为什么会在心情很糟糕很糟糕的时候脑子一下子想起‘潮田渚’这个名字然后让心融化成一片鲜艳灼热的血红色呢?

……

“鬼才知道那种事情。”

“别逃避了。”

……

童年时候母亲的声音虽然已经开始变得虚伪却没有现在这么夸张的做作。她蹲下身子笑眯眯地看着赤羽业。

“小业喜欢这只猫吗?”

红发的孩子眯起眼睛,好像天真无邪地那样灿烂的笑了。

他紧紧抱着那只猫,好像非常非常珍惜的那样,导致看起来反而会让人觉得这只猫不好呼吸。

“是呀”

阳光吧孩子的睫毛漆上金色。

“我最喜欢它了。”

最喜欢了。

……

“你、不是最喜欢小渚了吗?”

男子因为酒精而口齿不清,他猛地又灌下一杯酒,但是疑惑的口气却没有被丝毫影响。

“啊哈,对……”男子看着滴到手上的酒低头咕哝了一声“见鬼”,醉醺醺的眼睛里的焦距都快要模糊。“不是有那种……嗝!……传言吗……”男子用手扫了扫桌子,旁边堆成山的玻璃瓶立刻发出了哐当哐当的声响,清脆的声音却立刻淹没在男子的质问中。

“听说你喜欢小渚……呃……最喜欢……啊……为什么毕业后不到一起……咕……”

坐在他身边的红发男子看起来一点没醉。

他微微翘起嘴角,却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用着他平时的那种轻浮的语调说着:“你醉了。”

  “老子没醉!……呃……”

男子最后挥了一下手,好像是要证明什么又好像是在示威,却因为酒精的作用没有达到效果,反而立刻让人看出这是一只醉鬼。

他“啪——”地一声,脸就贴在了还有酒水的桌子上,旁边的玻璃瓶又是一阵“哐当”的脆响。

没有了醉鬼的胡言乱语,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红发男子的瞳孔深沉了起来。

那样任性的他,毕业后没有和小渚到一起,没有去缠着小渚。

……

男孩的母亲大概也发现了——

自己孩子特别喜欢的那只猫最近总想到外面去。

总会有一个小小的黑影突然地从孩子的房间窜出来,然后那个孩子立刻就跑出来追逐,最后总是在玄关之前抓住。

猫想出去很正常啊。

春天了嘛,猫也会想去外面跑一跑吧。

母亲这么想着,但是她也没有多长时间想着这件事,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她不断地将谎言灌输给丈夫,每天半夜打扮一番的再出门。

她很忙嘛。直到她和外面那个恼了,决定把心放在家里一段时间,她才有一段时间的空闲,到了这时,她才发现那只猫不见了。

问了保姆才知道那只猫已经死了。

死状非常惨。

她记得那孩子是很喜欢那只猫,为了营造一个‘好妈妈’的形象,她摆出一副悲伤的表情来——她已经对这种事非常熟练了

“小业,你很喜欢的那只猫是怎么死的?”

孩子玫瑰色的瞳孔如血般鲜艳。

“不知道呢,妈妈。”

他其实更加熟练了呢,这种事情。

他摸了摸抽屉深处的纪念品——最后最后,最直接的,充满了温暖的回忆的纪念品——即使它现在是冰凉的,但它曾经是温暖的。

他合上了抽屉,不想让眼前这个一脸冷漠的女人看见。

 

 

tbc


PS:被人催更有点兴奋呢_(:з」∠)_


评论

热度(18)

©栗小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