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小熊

我真的是攻

【业渚同人】你眸中的光芒名为永恒(巨渣慎入)⑤

嗓子干涩极了,动动喉咙就是一阵粗糙的疼痛。头疼得要死,好像马上就要裂开一样难受。眼皮沉得抬不起来。身体也好脸也好,都能感受到灼热的温度——温暖过头了啊,好热。头发因为汗水粘在了额上,粘糊糊的。

啊,刚刚是睡着了吗?不过现在即使睡着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吧。正在同学聚会嘛,不用担心暗杀什么……对、对,想起来了,被衰神附身的自己和小枫在猜拳里一个劲的输,被罚喝了无数酒……啊,是那个吧,这就是‘宿醉’吧?……

脑子意外地在身体疲劳的时候高速运转,毫无目的地想着杂七杂八的东西,等到听见‘啾’地一声鸟叫之后,被称为最年轻的优秀杀手的潮田渚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啊,好安静啊。

安静到不对劲。

这绝对不会是同学聚会。那么到底在哪呢?

嗯,自己喝醉之后的记忆是一片空白,但是可以大概分析出来……自己应该是在同学聚会上就睡着了,然后捏?

被扔在了酒店?

不不不不!这这这种事不会的吧……额,大概吧。

该死,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连眼睛都睁不开!

潮田渚只能继续猜想下去。

他们应该能发现自己睡着了吧……就算自己为了暗杀去学习如何将自身存在感降低,可是聚会时自己并没有刻意的这么去做,再加上……猜拳时他们发现输的不是我时,一定能发现吧……

潮田渚在内心泪流满面。

呜……可恶!这种事真是太丢人了!

然后咧?发现自己睡着了那群家伙会怎么做?

潮田渚默默地回想起了大家的个性。

……在将寺坂的哈哈大笑“渚这家伙真是没有用啊!”的嘲讽忽略、将奥田同学给自己灌下自制·奥田醒酒药的举动忽略、将不破同学对着某个酒瓶大喊“凶手就是你!”的言行忽略之后,潮田渚终于推算出可能性最大的自己的下场。

啊,说得好像是我死了似的。

潮田渚在得到“被安排在真心话大冒险中最后一个输掉却没有接受惩罚的衫野友人家中”的(伪)答案后,他立刻就放松了下来。

脑海里默默浮现出当时衫野打哈哈的神态——

“诶诶诶诶?我可是在第一局的时候就输了,被派下去迎接别人,一直到刚刚才上来玩一局想要翻个盘的!你们知不知道我上来的时候中村的表情是多么恐怖多么狰狞多么让人想要跪下啊啊啊!你们好意思让我去接受惩罚吗?你们舍得吗!”

当时衫野友人激动地跳了起来,他对面的寺坂面无表情。

“看在你OOC到这种程度的份上,这次就算了。”

……

啊,当时衫野笑得是辣么灿烂,灿烂到让自己想要笑出声来,像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惜自己还是动不了,只能在心里这么默默地嚎。

啊,不好,一不小心OOC惹。

就在潮田渚这么胡思乱想着的时候,他听见了“吱呀——”一声的门开的声音。

他的心脏突然就剧烈地跳了起来。

不、来人不是衫野。

如果是衫野,开门声应该更大一点,脚步应该更加重一点。

如果是衫野,就绝对、绝对不会有着,那么熟悉的气息。

“小渚。”

当熟悉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刹那,潮田渚的血液几乎停止了流动。

 

 

TBC

 

PS:我说今天要双更你们会信吗 (•̀ㅂ•́)و


评论

热度(22)

©栗小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