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小熊

我真的是攻

【业渚同人】你眸中的光芒名为永恒(巨渣慎入)①

拜吧渣文。人物各种ooc,未来设定各种不合理,作者各种死蠢
预定中长篇,一定是蠢白甜,一定是HE
另外……文真的很渣!(重要的事这次只两遍

    “那么,胜平,我今晚就不工作了。”赤发青年微微笑着,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我要独自去参加同学聚会。”此时他平日总带着几分邪性的眸子里隐约能看到翻滚着灼热的火浪,却被长睫很好地掩饰。青年面容英俊,但表情却让人不由得感到“这家伙很危险。”的讯息。

    “可、可是赤羽先生……”

青年身边的高大男子明显有点着急,正当他准备说些什么去说服对方的时候,青年将手里玩弄着的钢笔抵在他的嘴上,握笔的手白暂而手指纤长,指节泛白,指甲却微微泛着柔和的光芒。

    “啊拉,难不成胜平准备对我进行说教了?”他笑着歪了歪头,唇角虽然越来越上扬,瞳孔里却没有一丝笑意。“抱歉抱歉。但是啊,我是绝对会去的。”

    男子听到这话好像微微地摇了摇头,青年眯了眯眼:“别说找人跟着我。水树胜平。我的实力你知道,我·不·需·要·保·镖。”青年一字一顿地突出拒绝的字眼,像是玩腻的样子把钢笔收回来,扔到桌子上。

    男子刚恢复说话的能力就立刻张嘴,焦急地皱起眉毛:

    “赤羽先生!我们应该把您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万一您以前那帮同学们有什么做杀手的家伙……”

    “注意你的言辞!”赤发青年面无表情地盯着对方的眼睛。“我的同学是你能这么形容的吗?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吗?别以为把你提到总秘书的官位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整天喊着为了安全然后限制这限制那,真到了杀手来杀我,还是我自己解决的。等我解决完杀手还把我当作杀手想要杀掉的人是·谁·呢?水树胜平?”

    男子明显窘住了。他的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

    “那么就这样咯。水树先生,今晚我自己去参加同学聚会。”

    青年突然再次扬起嘴角,尖锐的目光也好像因为想起了什么快乐的回忆而柔和下来。

    他步伐轻浮地走到门边,一边旋开门把一边向总秘书先生告别:“再见咯。”然后“彭——”地一声把门甩回去,留下独自呢喃着“同学?”的水树胜平。

    门口的两个黑衣保镖有点疑惑的望着心情明显不错的青年。

    “啊啊,今晚我不在,你们吃完晚饭就回去吧。”

    然后青年迈着不正经的步子走向电梯。

    保镖两人互望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露出疑惑的笑容。

    “……嗯,我找到了……看到啦,真的啊!马上就到,挂啦……”

    赤羽业收起手机,然后向已经被包场的餐厅走去。

    “叮咚——”

    进门铃清脆的响起,赤羽业觉得在闹哄哄的环境里这一声轻轻的铃声绝对不会被人注意到,但就在他进门的时候,随着一声亢奋的“来了!——”立刻收获了不少视线。

    出乎意料地,原本几乎吵翻天的餐厅立刻安静下来,但那也仅仅只是一刹那而已,在那一刹那的平静之后,几乎所有爱闹分子都在尖叫或狂呼。

    “哈哈哈哈!全班最迟终于来了!”

    “噗,没想到居然真的是赤羽……”

    “哦——觉悟吧赤羽。”

    在一片久违的喧闹中,赤羽立刻意识到了——

    “衫野你是不是给了我假时间啊?”

    肯定的语气立刻引出了衫野友人。

    “赤羽啊!——”

    衫野笑哈哈地搭上赤羽的肩。

    “我是为你好啊……”

     传达了这样的耳语,却看到对方一脸的不信任,貌似是天然系的衫野立刻翻出了底牌。

    “我说你啊、从进门到现在都在找小渚、却没找到对吧。”

    潮田渚

    三个字眼疯狂的在赤羽业心中翻滚,纠结,扯出让他无法控制他自己的奇妙情绪。

    没错。

    他从一进门就在寻找那双天空色的眸子,一直找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这个认知让他烦躁又不安,而原因他却了然。

    “对。你说得对。”

    他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在高鸣。

    “小渚在哪儿?”


评论

热度(27)

©栗小熊 | Powered by LOFTER